向子葵

Mark:

只有熱愛,

       才能忘記歲月的漫長。

Minolta X700

Muze攝影:

無名詩 - 

將對你的思念寫成詩, 不知道那個不知名的你, 現在何處? 

在那天擦身而過, 在彼此的心中留下了對方的身影  

將對你的思念寫成詩, 一首又一首的無名詩, 等待著再次相逢的那一天


Model : 芥末, 彪哥

嗯去年就一直想嘗試lolita的主題可惜沒時間, 今年終於可以拍了

HANABI:

2012.02.05  神风怪盗ジャンヌ

 


| I got your heart tonight |


ジャンヌ@熊 

シンドバッド@我 

PHOTO@大龍 @J3

PS支援感谢J3


本来以为去年的计划全都是童年和时泪啊,结果出了好多新番www

自从有了你绳命里都是奇迹~(?)

《天真无邪当饭吃》厨师瓶邪+HE

隔壁做菜的:

第二十五章
然后两人就这样过完了大一,上课,做菜,睡觉,一天一天。两人会讨论专业课的问题,这个时候张起灵的话最多。吴邪听着小哥的见解,倒觉得跟老师讲得一般好。胖子也会插几句嘴,常常提供两人想不到的思路,然后得意洋洋,在吴邪的怒目下留下来蹭饭。做菜,张起灵的厨艺渐至佳境,中国九大菜系的菜都多少做过,当然最擅长的是川菜。添了一些厨具,外国菜也做,多是点心类,精致有趣。张起灵最喜欢看吴邪拣点心渣子,习惯性地用舌头卷了嘴角绒毛上的香甜,吧唧吧唧,然后如仓鼠般再啃一口,吃完了就望着自己,自己再投喂他第二块。两人常常因为一道菜要跑很多地方买食材,有时候还得从国外代购,不过甘之如饴。胖子的肚子大了几圈,云彩还是没追到手。睡觉,常常地亲吻,实在算不上高的做ai频率。有时候是忍住了,张起灵想珍惜着来,怕吴邪受不了,毕竟还有一辈子呢。有时候用手解决吧,其他时候似乎根本就没有这个想法。记得大一寒假收假第五晚,别问为什么不是第一晚,张爷爷住了几天,然后第二天要上课的日子不敢造次,躺在床上,两人突然觉得很悠闲,第二天不用上课,张爷爷又走了,没有什么事放在心里的感觉还挺别扭的,似乎应该做点什么不然很无聊。
“小哥……我们……要不要那啥?”吴邪含着张起灵胸前那一点,赤果果的勾引,明明是询问,手已经抓住张起灵的xia身摆弄起来。
结果是,吴邪都要被张起灵干哭了。越是求饶越没用,最后只能骂:“张起灵!总有一天……嗯……我要干……死你!”被皮带缚了双手,咬牙切齿。
“哦~还有力气骂人?”挑衅的声音,扶住了吴邪,然后是更猛烈的抽cha。
把吴邪吃干抹净之后,张起灵舔着某人悔恨的泪水,还不忘说:“吴邪,留你一口气,等着你以后干死我。”故意强调了某些重点词语,满眼笑意。
对了,这种时候是张起灵说话第二多的时候。
运动,下雨的时候在家里其他时候在操场上,有时背上箭去练习,吴邪抱怨道:“我这技术练四年都打不了野兔子别说一年。”哪知别的专业可羡慕可羡慕只有中文系才有中华射艺这门课。
虽说生活规律健康,可有一次吴邪还是病得惊天动地。夏天,大概是中暑,开始是头晕,喝了一瓶藿香正气水,睡了一下午,头反而疼得更厉害。张起灵给喂了药,好容易睡着,总想着第二天应该没事了。半夜的时候却迷迷糊糊喊冷,头更疼了,抱着马桶吐,张起灵把吴邪裹严实了抱下楼,打车去了最近的医院,下车的时候一见风又抱着垃圾桶吐了一把。吴邪见张起灵神色焦虑,知道小哥着了急,还冲他安慰地笑笑。挂了急诊,半个小时就来了个护士摸了摸额头。张起灵问还有多久排到,护士瞥了张起灵一眼,甩了一句,等等,没看到人挺多吗?张起灵霎时六神无主起来,以前看到医闹新闻的时候总觉得是病人家属不讲理,如今,看到心尖上的那块肉难受成那样子,只怪自己不是胖子那样的性子,不然早就掀了整个医院泄愤。
张起灵跟吴邪在外面从来都是规规矩矩安分老实的,如今也全忘了那些狗屁顾虑。张起灵抱着吴邪小声哄着,帮他揉着太阳穴,只盼着能减轻吴邪的痛苦。这样耐心将就的模样,说出去旁人都不会相信。吴邪瘫在张起灵怀里,脸色惨白,平时亮晶晶的大眼睛早没了神色。
张起灵猛然记起爷爷有个老同学是杭州某个医院什么科的主治医生,虽然可能不认识这医院的人,病急乱投医,但凡有一点点可能也还是要试试。于是把爷爷吵醒,张爷爷听到电话那头竟是哀求的语气,也不管是不是半夜了,赶忙给老同学打了电话,说是自己的孙子,张起灵,生病了,在什么医院急诊室,等了半个小时没人搭理,问她有没有啥关系,能帮忙想想办法。老同学听了,知道这张起灵是张爷爷的宝贝,半夜打电话找到自己,那肯定是实在没有办法了。还好自己认识那医院的一护士长,又给护士长打电话,说是自己孙子,就是自己老伴二弟的那个孙子,快给想想办法。
终于,几分钟后来了一护士,问谁是张起灵,张起灵示意是怀里这位,护士走上来,问了问情况,摸了摸额头,看了看舌苔,掰开眼珠子一看,先做个全身检查吧。又没有车,张起灵一路给抱去的病房,两人间的病房,把另外一位病友吵醒了,倒没恼,只是笑盈盈地说,看把孩子折腾得。
做了检查,说了,就是中暑,但是这么严重,先住着吧。输上液,吴邪沉沉睡去了。张起灵想着爷爷肯定记挂着这事儿,就去走廊里给爷爷回电话。
“你也趴着睡一会儿吧,明天起早给小邪弄点粥,生病的人吃清淡点好。”
“嗯。爷爷你快休息吧。谢谢爷爷。”
“好好。”
第二天吴邪似乎好转了,勉强饮了一大碗清粥,张起灵松了一口大气。班上的人都涌到医院来看,总想着都住院了肯定需要好好慰问。
待人走后,吴邪说想上厕所,张起灵拦腰一抱。
“小哥别这样,还没病到那种程度。”于是裹了外套自己下了床。
病友爷爷问了:“是亲兄弟吗?”
张起灵摇摇头又点点头。
病友爷爷感了兴趣,问:“那是什么?看你照顾得那样仔细,我以为只有兄弟之间才做得到。”
“是亲人。”是爱人,所以摇头,是兄弟,所以点头。
“呕~”又开始吐。
张起灵找来医生,说了,没问题,继续输液。先别吃东西了。张起灵耐着性子又等到晚上,吴邪吐是不吐了,应该是没得吐了吧,头依旧痛,大夏天的还要盖个棉被。张起灵看着医生杀气逼人,说了这辈子第一句脏话:你TM到底怎么开的药!
再熬了一天,吴邪倒也争气,又好了,跟没事人似的。还吵着要吃肉,很多的肉。
行吧,吃肉。张起灵在心里叹口气,翻译过来就是:真是磨人的小妖精。
几乎是形影不离了,除了放长假。放长假分开,吴邪给张起灵打电话,总是响一声就接了,一定是等在手机前的。吴邪最受不了张起灵这样的小举动,感动死人了。于是约定了,每天都打,晚上九点左右,虽然除非吴邪是问“是什么,为什么,怎么办”这样的问题,电话那头照例都是嗯一句。
总之呢,这样的日子两人都还没厌烦就对了,那就继续过下去吧。

inner-universe:

✧*。٩(ˊᗜˋ*)و✧*。明天上映,喜欢的可以去贡献票房,我是肯定会去的

特破:

|~博丽神社の巫女さん~|出镜:Mai

我们身边的狼 汉化合集 持续更新中...

小兔子汉化组:


  


【小兔子汉化组】The Wolf Among Us 我们身边的狼 。Vertigo周三推出的新数字漫,根据Telltale Games的同名游戏改编。玩过游戏的可以借此看看官方的抉择和解释,没玩过的更是可以当看一遍攻略了。

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1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2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3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4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5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6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7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8


我们身边的狼 #09


我们身边的狼 #10


我们身边的狼 #11


我们身边的狼 #12


我们身边的狼 #13


我们身边的狼 #14


 我们身边的狼 #15


(链接都是lofter上的高清在线观看地址呦~)
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长乐nina:

昨天画的一个古风妹子~~画的时候截了一些过程图><其实我画画的过程挺无聊的,就是画啊画改啊改,我草稿和线稿都挺烂的因为我一上色就会发现好多bug。。。然后就把线稿擦掉继续画Orz~~~哈哈哈哈^^

畫地為牢。:

最游记cos 双三藏  第二部分...


[夜裡的鳥兒很難辨呢,和天上飛的鳥兒一樣,就算仰起頭,看到的也只有影子。] 
[天邊飛著的是什麽呢?]  
[如果飛的夠高,又有誰知道他是什麽呢?] 

玄奘@ 斑厂长

乌哭@ 囧天

摄影@ 苹果 大青铜

感谢双儿大师友情提供毛笔字经书【